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易喔网(1wow.cn)——最新的新闻资讯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江西被淹村庄“抗洪”记:靠天吃饭 无力搬迁

江西被淹村庄“抗洪”记:靠天吃饭 无力搬迁

时间:2016-06-24 08:21 转自: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:
洪水退尽,但是水稻被泡,收成没有了。 洪水退尽,但是水稻被泡,收成没有了。 洪水消退,马路上还有村民自制的木筏。 洪水消退,马路上还有村民自制的木筏。 村民正在家中晾晒家具物件。 村民正在家中晾晒家具物件。 截至23日18时,决口缩小至24.1米。今天,堤坝有望合龙。 截至23日18时,决口缩小至24.1米。今天,堤坝有望合龙。

  原标题:寺西村丢不掉的“抗洪包袱”

  20日19时20分,江西鄱阳县向阳圩滨田河堤段出现溃口。自1998年全村被洪水围困80多天以来,鄱阳县寺西村的村民第一次见到如此规模的洪水。近20年间,只要是夏季暴雨来袭,村里部分地势低洼的农田就会被淹,造成农业减产,这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“抗洪”经验,以至于在这次溃口后能够迅速恢复基本生活。但是,家园的羁绊、财力的不足,使得他们想要迁出这片经常被淹的土地并不容易。

  1998年洪水围村80多天

  在寺西村的村民看来,与1998年发的洪水相比,鄱阳县这次大水不值一提。

  今年50多岁的村民胡民(化名)说,1998年发洪水的时候,水位线是这次的一倍左右。这次洪水只淹了半层房,1998年的洪水则把一层平房全部淹没。当时物资缺乏,没有帐篷,没有足够多的救援物资,他们家就生活在房顶上。

  房顶上没遮没拦,一家人暴露在夏日毒辣的太阳直射下。每到中午热得实在受不了了,他们就乘坐用桑树扎的木排,躲到水面上露出的树枝下,“那里好歹有点阴凉”。

  村民陈可(化名)家的背后有一块高地,在1998年洪水的时候没有被淹没。因此,当时他们家就转移到了高地上,自己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过活。就这样,在高地上待了80多天,直到洪水退去。陈可说,当时最难解决的是饮用水问题。村民们没有常识,不知道洪水会污染村里的水资源。有一口地势比较高的井露出了水面,焦渴难耐的村民赶紧从井里打水上来饮用,但是这让很多人得了肠胃病。

  陈可说,那时候如果村外有一些住的地势高的亲戚,村民都会想办法把孩子送过去,保证他们的安全。由于亲戚家也无法供养一大家子人,所以很多大人只能在村子里坚守。不少家庭因为投奔亲戚家遭拒,就此断了来往。还有一些家庭,因为没有预料到洪水会持续那么久,又婉拒已经接过来的亲戚。

  低洼农田几乎年年积水

  村民胡富(化名)是今年村里的种田大户,一口气承包了40多亩农田。但是,20日的溃口,让他种植的所有早稻都颗粒无收。对于洪水对农田造成的损害,胡富显得很无奈。他说,一些地势低洼的农田根本不需要洪水来淹没,只要夏季的大暴雨一来,降雨量骤增,农田里的水稻就会被淹,收成就会大减。所以,被分配到地势低洼农田的村民几乎都不自己种地,而是承包出去,本人则外出打工。这样,如果收成好,他除了自己打工赚到的钱,还能有一份农租的收入,如果收成不好,他们也不会向承租人再去讨要租金。“都是乡里乡亲,大家都知道种田不容易。”

  胡富说,整个鄱阳县都是著名的鱼米之乡,有的肥力高的田块,一年可以种三季稻米。因此,在寺西村种田的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。以今年为例,如果风调雨顺的话,40多亩的农田可以给他带来十几万元的纯收入。他现在居住的二层小楼,就是靠着种田积累下来的存款盖的。但是,农田积水的事情基本上80%的年份都会发生,只是规模大小的区别,这也是他为什么大规模租赁土地的原因。通过大规模的农田作业,可以抵消掉小规模农业被水淹的损失。

  但是,今年的洪灾把胡富所有的农田都淹没了,被淹没的稻谷不再抽穗,谷子里都是空的。这次洪水也很有可能让他错过中稻的播种。胡富往年遇到过一个夏季遭遇两次稻田被淹的情况,第一次被淹了以后,他迅速把泡过的稻子全部铲掉换上新稻子播种,结果又被水泡了,损失更大。胡富现在不愿意立即处理被泡过的稻子。因为根据天气预报,本月26日、27日,此地还会遭遇较强的降雨。

  现在胡富只能祈求种植晚稻能够顺利,老天能够帮忙,“不然今年真的只能喝西北风去了。”胡富说,对于农民来说,就是靠天吃饭。连续几个好的年份,农民种田就可以致富,连续几个灾年,农民可能就食不果腹。好在现在水利修得好了,这样大的洪灾越来越少了。

  村民在汛期自发巡视堤坝

  胡民说,1998年的洪水给村民的印象太深,因此,每年临近汛期,总会有村民自发地到滨田河的堤坝上巡视,查找坝上可能需要修复的地方,避免溃坝。

  进入21世纪,滨田河的堤坝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溃口。村民也会在汛期巡视,一旦暴雨造成滨田河水位快速上涨就通知其他乡亲,让他们把家里的贵重物品搬到二楼,把需要特别照顾的家庭成员及时转移,抓紧时间抢收农作物。巡视的任务十几年来已经传承了两代人,从一开始村民结伴步行巡视,到现在村民开车上堤坝巡视,效率更高。

  胡民说,早在今年年初,寺西村的村民就知道今年的雨水量可能会很大,所以很多人家都提前准备了桑树扎成的木排,胡富还特意花1500元买了一艘小船。但是,今年在巡视的时候,大家没有发现堤坝有任何问题,加上1998年以后,滨田河的堤坝还进行过加高,所以大家是很放心的,没想到这次“水来得那么急,一下子就把堤坝给冲开了”。村民说,洪水来之前,没有接到有关溃堤的任何预警信息。

  没来得及做什么准备的村民,一层的家具都被水泡了。大水持续了两天一夜后,于前天夜里完全退去。昨天上午,家家户户都在院子里晒家具,清扫房间里的积水。由于天气炎热,又没有恢复供电,村民只能利用早上比较凉快的时间。到了中午,很多大人都坐在床边,给午睡的孩子摇扇解暑。

  迁居面临很多阻碍和顾虑

  陈可介绍说,寺西村是建国以后,本来居住在古县渡镇的胡、陈两个家族,因为人口增加,无田可以耕种,迁居至此形成的村落。屡次发生大面积积水、洪水犯境的事情以后,很多村民也想过迁居,但是也遇到了很多现实的阻碍。

  首先,村民的土地都在寺西村,迁居到别的村庄,意味着失去自己的土地。对于农民来说,不管出去打工多久,土地才是自己的根基。没有土地,是所有农民不愿意面对的。其次,虽然村里的大多数人家住的都是二层小楼,但是很少有村民有财力再在别的村里修建一座房子了,光是购买或者租赁别人的宅基地,就要花很多建房以外的费用。同时,在寺西村的房子也造成了一种浪费。这里很少有外来人口,村民每家每户都有房子,不论是租还是卖,村里的房子都很难出手。最后就是在村里居住了这么多年,村里的人际关系对于村民来说很重要。移居到别的村子,意味着失去所有的人际网,还可能面对别的村子里人排挤。因此,有动迁念头的村民不少,但是极少有人成功过。

  文/京华时报记者 韩林君

  图/京华时报记者 谭青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